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廉洁文化

清廉俭朴司马光

日期:2018-06-21  来源:安徽纪检监察网   阅读次数:  字体:[] [] []

夏日清晨,微风习习,不经意间想起了司马光所写的《客中初夏》:“四月清明雨乍晴,南山当户转分明。更无柳絮因风起,惟有葵花向日倾。”司马光通过简单的寥寥几句,却向人展示了雨过天晴,向阳花开的清新画卷。但这首诗却是他被迫离开汴京,退居洛阳时所创作的。久居官场的他,早就看够了人云亦云的柳絮,便不愿自己再成为为了权利摧眉折腰随风摇摆的柳絮,而选择做珍惜阳光又朴实可爱的葵花。

司马光一生为人清正廉洁,戒奢宁俭被世人所敬仰。他所撰写的《资治通鉴》和司马迁所著的《史记》在历史上并称“双璧”,对后世的史学和文学都有深远影响。

“处野草之日,不得将此身看得小;居廊庙之日,不得将此身看得大”,司马光请辞到洛阳后,居住的住所极为简陋,司马光却为它取名“独乐园”,意为“天下皆醉我独醒”,他居住其中却怡然自得。开始专心致志撰写《资治通鉴》,当时洛阳正值酷暑,他只能开辟了一间地下室来读书写字,当时还有一位名为王拱臣的大臣也在洛阳居住,府邸盖得气派华丽,并在最上面一层挂着“朝天阁”的匾额,被洛阳百姓戏说为“王家钻天,司马入地”。虽然只是戏说,但是在百姓心中,谁清正廉洁,谁贪得无厌,百姓心中却自有一番计较,就是在这般清苦的环境中,却诞生了影响深远的史学巨著。

“三年清知县,十万雪花银”,司马光为官四十余载,却始终坚守本心,两袖清风。在平日里也是“食不敢常有肉,衣不敢有纯帛”,司马光一生只娶了一位妻子,妻子过世后,清贫的司马光却无钱葬妻,只能将家中仅有的三顷薄田典当出去,为妻子置棺埋丧,司马光在朝廷中已是官居高位,但却要典地葬妻。让重读历史得我,不得不深思。在那个时代,寒窗苦读多数都是为了衣锦还乡,荫佑子孙,可是越是这样,不走寻常路的司马光才越发显得难能可贵。

“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”,司马光一生崇尚俭朴,他告诫儿子“俭,德之共也;侈,恶之大也”,他为了不让儿子被奢侈所迷惑,经常列举史事来劝诫儿子。他一生生性淡泊,不喜奢华,朋友曾送他一床被子,他一直使用打了不少补丁,还叮嘱儿子自己去世后,只穿平时穿的衣服,盖这床满是补丁被子即可,丧葬事宜一切从简。

在历史长河中,为官清廉俭朴的人也许有很多,但司马光却是一个以廉立身,以俭成业的“大贤”。在当今社会里,作为纪检人的我们面对的诱惑更多,我们只有把清廉俭朴的信仰扎根在我们的灵魂深处,才能达到清廉养身的淡泊境界,更好的做好当代的“打铁人”。